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

已有 187 人浏览分享

开启左侧

最后一篇!

[复制链接]
187 0
我生气,是因为这几个受害人太脏,太无耻。

当时一位警官对我说,她们这是在内耗,最好不要放在心上。

可是我已经被这些人的侮辱,弄得对受害人恨透了。

我已经很久没有被这样侮辱过了,不是我多优秀,因为我圈子太单一,很少与不相干的人联系。

我的微信,亲朋好友,一巴掌能数过来,只要让我觉得你这人不对,直接删除不会再加,许多亲戚的家门我有六七年没踏进去一次。

去年我去了几个亲戚家,见了我都哭了,说以为我不会再理他们了。

我也说当时年轻不懂事。

其实并不是给长辈认错去了,当时我觉得刘思和老太太,还有受害人微信群里的那些受害人,真凶啊。

又是吃安眠药逼我见面,又是威胁我要跳楼,短短一年时间,我遇到这么多奇奇怪怪的受害人。

我一直觉得受害人是应该包容的,但是这种包容,其实在无形的美化受害人。

这种美化是不需要任何人去用语言传递,就能美化,一句受害人因为善良才被骗,有情才被骗,就把这种美化发挥到了极致。

许多受害人给我发骗她们的假照片,说对方长得并不好看,是被狗推的温柔吸引了欺骗了。

但照片里明明是一个气质儒雅或者细皮嫩肉的帅哥。

如果社会持续这样包容,这样安慰,她们真敢跳楼。

天天嚷嚷的人不会跳楼,但是她们传递出去的讯号会把别的受害人逼死。

她们会利用社会给予的包容、用受害人的身份做伪装,传递出去许多有害思想。

这是一群什么人,一群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妈。

你敢得罪这群大妈,她们敢天天指着你骂娘。

怎么办?

当时这些受害人天天逼我道歉,说我假反诈骗,欺骗她们,利用反诈骗赚钱,要向所有受害人道歉。

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?

道歉?

道歉等于你写的所有文章,传递的所有思想,全部是假的,这些内容以后将有太大副作用。

因为这种思想在我的掌控范围内,我知道这些内容该如何把握,但是假如我被侮辱的开始道歉了,而我又继续写下去,这种后果,我觉得不堪设想,因为我将对自己传递出去的情绪和讯息失去了掌控,这种情绪将会成为攻击他人的底气和手段、方式、方向,攻击一切可攻击对象。

我那么多文章,所有都是关于攻击、破坏,本来是针对境外黑产,但如果我传递出去的讯息被受害人利用,被攻击的可就不是我一个人了。

假如我不删,继续给各界媒体提供素材和方向,此类话题继续进行下去,受害人必然会成为比黑产更大的隐患,而且除非这一代受害人死完,否则隐患一直都在。

所以必须删,而且还要扇。

所以我去那些我不愿意搭理的亲戚家,拜访一下,并不是长大了,想亲人了,我只是想着进监狱前去喝顿酒。

刘思和老太太起初天天叽叽歪歪什么人脉,我就抽她全家嘛,我认为这人至少要点脸,会起诉我吧,起诉我们就再玩大点,玩到你死为止。

不就是进监狱,无所谓,先玩死你再说。

我没想到,这几个无耻之徒,居然连这点脸都不要,任由别人侮辱全家,都能忍下去。

这群人天天哔哔学历的时候,哔哔什么文字的时候,我觉得这些人需要知道一下怎么被文字玩死。

天天哔哔派人干我的时候,我觉得她们需要怎么被刀砍死。

玩文字,你们不行,斗狠,你们还是不行,为啥天天那么叫嚣。

就是因为社会给女人太多包容,tm的烧烤店一个女的被打,就能引起这么大关注。

其实这也是各界所希望看到的,利用这一件小事情,很容易摆平的小事情,全部表现一下正义。

几个小混混,非常容易收拾,又到了宣扬正义和罪恶下场的桥段了。

这样一群泼妇,被国内自媒体美化成因为有情,因为善良才被骗。

这才是为了获得流量没有下限,没有底线,完全置社会隐患而不顾。

假如给她们机会,她们也能制造出唐山烧烤店这样轰动的事情,她们不是不做,是没能力做,你们可知道这群人天天呼吁游街示众逼迫给她们追款?

我天生讨厌泼妇,这种人要啥啥不行,嘴臭的要命,打死我都想不到我居然会碰到一群,全是先入为主的认为女人是弱势群体,而且被骗了钱,以为这种人就算是坏人,经历了大坎坷也会反思自己。

但情况恰恰相反,不仅没有反思,反而因为社会的包容和关心,以此攻击社会。

这一点就算我说破嘴,再看到她们可怜巴巴的言论、装委屈的语气的时候,你依然会有同情心。

这种同情心会被利用,她们能利用的,只有具有同情心的人,所以她们才会呼吁找反诈骗博主报团取暖,不是为了取暖,只是可以让她们道德绑架,可以让她们尽情发泄。

我在很多年前做过生意,十九岁做生意,二十岁赔钱,去了北京,做了小说网站编辑,后又专职小说,又做了编辑。

做自由职业,只是因为这样就可以和不喜欢的人保持距离,让自己生活尽量单一一点,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,站在社会之外看社会。

这是我一直追求的。

尤其在接触黑产这些年,真的站在社会之外看社会,站在社会之外看国外,我见过太多走投无路的人,背井离乡出国做灰产,听过无数大起大落的故事,写的文章可以让国外警察找黑产麻烦,也可以制造出国外的江湖纷争。

我当时在河边钓鱼,有一种运筹帷幄之中的感觉。

这就是站在社会之外看社会。

接触了这些受害人,让我对人的底线和道德有了新的认识。

可能你们天天经历过太多办公室勾心斗角的洗涤,已经感觉不出自己身上那股庸俗气质,这种味道没把我熏死,只能算我命大。

我的手机里保存的电话依然除了我只有两个人。

以后没有机会再通话了。

我也要删除了,虽然加过受害人的微信我已经很少看了,但是之前加过的相关人员,我也要一一删除了。

相关的,包括国外的,国内的。

奉劝受害人以后不要找我麻烦,再找我麻烦,我只能把国内外我接触过的黑产、以及国内接触过的单位,全拉进来,以你为中心,炸开。

如果你觉得你可以承受的了,不妨试试。

好自为之。

w1.jpg

w2.jpg

w3.jpg

w4.jpg

w5.jpg

举报 使用道具

回复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0

关注

0

粉丝

1

主题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邮箱:feihua8#hotmail.com(请把#改成@)
  • 电话:010-83922288
  • QQ客服 1000000
  • 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(早上9点至下午5点)
  • 微信公众平台

  • 扫描访问手机版